手机版
捕鱼达人(LOGO)

捕鱼达人

v4.8

【客魏当道】客氏与魏忠贤如何狼狈为奷

发布:2020-04-24 12:41   点击:679次   评论:0


天启朝政治有一个特点,就是客魏当道。客,是天启帝保姆客氏;魏,是太监魏忠贤。这俩人狼狈为奸,沆瀣一气,依靠并控制天启帝,排斥异己,打击忠良,弄得朝廷內外乌烟瘴气。

明代后宫规定,后妃生下孩子,都有专门保姆伺候,时称“奶婆”、“奶口"。客氏(1581~1628
年),18岁入宫做朱由校乳母。以后就长期住在宫里,伺候朱由校。朱由校从小被她伺候,特别喜欢吃她做的饭,所以对她既信任,又离不开。她有点文化,身材苗条,有几分姿色,性情放荡,心狠手辣。

魏忠贤(1568~1627年),原名李进忠,好骑射擅弓法,有胆识,善决断。但他从小不走正路,吃
喝嫖赌,打架斗殴,是个地痞无赖。因欠下赌债,自宫当太监。后来设法到皇长孙朱由校的母亲王才人身边,为她打理膳食,从而接近朱由校,千方百计讨好他。

魏忠贤自从勾搭上客氏,地位迅速上升。客氏住在乾清宫西北的咸安宫,这里本是太后太妃的居所。乾清宫与永寿宫之间的凤彩门,是客氏与魏忠贤约会之地。他们还各自在今北京丰盛胡同建造豪宅,客氏居街北,魏忠贤居街南,相距很近。

这一对男女,一个淫而狠,一个阴而毒,合称客魏。他们利用天启帝的信任,依仗天启帝的羽翼
获得无限权力、地位、封赏和荣誉。大字不识的魏忠贤,竟然晋升为司礼监秉笔太监。按照內阁大臣拟写的意见,替皇帝批答奏章,从而执掌大权。他们戕害忠良,扰乱后宫,与外朝官员结为阉党,无恶不作。

万燝之案做例子。万燝,江西南昌人。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进士,任刑部主事。后调为工部营缮司主事,后升员卟郎,负责铸造钱币之事。当时修建明泰昌帝庆陵
的工程,经费奇缺,铸钱所需铜料更加匮乏,万燝急得焦头烂额。他向宝源局的人询问尽快得到铜料的办法,宝源局的人都说:宫里内官监堆积着许多破烂铜器,估计不下数百万,只要申请,就能得到。万燝就发公文给内官监,请拨给废铜。魏忠贤认为这是无视他的权威,不予理睬。

万燝等铜下炉,托熟人打听,才知道是因魏忠贤所阻,就上疏给皇帝。没想到皇帝却下旨批评万燝。万燝再次上奏说:魏忠贤曾经侍奉先帝,但对于先帝的陵寝工程,却亳不在意。臣曾请发废铜造币他竟不给。臣前些日子去香山碧云寺,见到忠贤为自己建造的坟墓,规制甚为弘敞,可以与祖宗陵寝相比。还建有生祠、寺庙,所费金银当有数百万。为自己造墓这么好,为先帝陵寝则那么不当回事,忠贤之罪,不足以诛杀吗?

天启帝发谕旨说:庆陵工程费用浩繁,内府废铜能有多少,谁说那里有废铜?万燝今又僭言渎扰,陷朕于不孝之地,好生狂悖无礼。著锦衣卫拿来,在午门前,着实杖一百棍,革职为民,永不叙用。

圣旨一下,几十个小太监冲入万燝寓所,抓头发,扯衣服,把万燝拖出门来。一路上拳打脚踢,棒击棍殴,到午门时,万燝已经气息奄奄。廷杖一百万燝昏死。太监们又拽住万燝的脚,倒拉着转了三圈。往外拖时,两边又拥上来几十个小宦官,拿着锥子照万燝身上乱戳,万燝被扎得千孔流血,在四天后死去。

客魏就是要让大臣们知道,谁想跟魏忠贤过不去谁就要被杖死,气焰何等嚣张!

客魏不仅戕害忠良,而且扰乱后宫,可怜堂堂天启皇帝,竟连自己的后宫都不能保护。

天启帝的皇后张嫣为人正派,知书达理,客魏就把张皇后当做天敌,百般陷害,下一讲我再详细说。先说其他的妃子。

张裕妃怀孕逾期未产,客魏就在天启帝面前搬弄是非。无知的皇帝把张裕妃关进冷宫,断绝饮食。张妃在雨天爬到院中喝房檐流下的雨水,最后死去。

惠妃范氏生下皇二子,晋为贵妃。后来皇二子死,又得罪客氏,被打入冷宫。

李成妃侍寝时,偷偷为范贵妃求情,客魏得知后就挑拨天启帝革其封号,幽禁冷宫,断其饮食。因
李成妃接受张裕妃被饿死教训,藏些食物,坚持半个月,后来被斥为宫人。

冯贵妃更惨,天启帝出宫郊祀,客魏竟派人杀死冯贵妃,谎称病死。天启帝也信以为真,不做追究。

总之,凡是天启帝临幸过的宫妃,客魏必下毒手。

客魏之所以屡屡得手,是因为依仗天启帝的信任支持和放纵。而堂堂天启皇帝,不仅善恶不分,而且连后妃和儿女也不能保护。他先后得三子二女,全部天折。

那么,这就产生一个疑问,客魏到底要干什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有一件事情值得关注。在天启帝病重的时候,魏忠贤曾经给张皇后出了个主意,让张皇后假装怀孕让他侄子魏良卿的儿子冒充为皇后的儿子,待天启帝驾崩后,由张皇后垂帘听政,立魏良卿为摄政,立这个假儿子为皇帝。因为张皇后义正词严,后来魏忠贤没敢轻举妄动。

由此可见,魏忠贤的狼子野心,客魏二人的狼狈为奸,甚至觊觎皇位!

在明朝二百多年历史上,太监为祸最严重的有正统、正德、万历和天启四朝,而天启朝最为严重危害最大。魏忠贤之所以屡屡得手,是因为与客氏勾结,又得到皇帝依靠。其根源在于天启皇帝。天启帝从小家庭关系扭曲,没有接受过良好教育,更没有经受过实践历练,而生活优裕,地位至高,所以这种人一旦大权在握,既不能“治国”,也不能“齐家",更何谈“平天下”。

 

西子在线 2012-2020 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19038377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3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