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捕鱼达人(LOGO)

捕鱼达人

v4.8

北京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

发布:2020-04-20 13:35   点击:603次   评论:0

北京前门外大栅栏地区,有一块特殊的地方被称作八大胡同,如今这里斜街多、胡同多,街道杂乱院落破旧。但是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前,这里却曾是灯红酒绿的地方,是北京有名的寻花问柳之地。

“八大胡同”并不仅仅是八条胡同,而是对这一带很多特别胡同的统称。这里不仅曾是旧北京风月场所的代名词,这是老字号商号云集戏曲名角门艳,以及黑白两道三教九流混杂之地。

当然这一切,在1949年一个冬天的夜晚,被彻底改变了。1949年5月,时任北平市长的叶剑英,将取缔妓院,搬上新政府的议会桌,半年后一个寒冷的夜晚,在时任北京公安局长罗瑞卿指令下,满载解放军及公安民警的卡车,对封锁了北京前门外八大胡同的出口,荷枪实弹的官兵们跳下车,爬上房顶,占领制高点,并守住了胡同中每一家妓院的大门。
第二天,《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宣告,从此在人民的首都,妓院绝迹,妓女解放,一夜之间,北京妓院就给封了,布告一贴,然后公安局领导人到了那里,一家家地全部查封。
从1949月11月21日起,八大胡同作为一个特殊的地方,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那么,时隔六十多年后的今天,当年的八大胡同一带,又是一副什么的景象呢?
贾勇是胡同中的老居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对这里的一砖一木,都有自己的回忆。这才叫原生态呢,这个门土得掉渣,老大漆,一层层的往上抹。按理说这边上有彩儿呢,越来越少了,听门这声音。五十年没开这门了,看底下有大底钉,有门当石,拉手是黄铜的这是老铜活,这才是真正的老门呢。
八大胡同位于北京前门外,这八条胡同,分别是陕西巷、百顺胡同、石头胡同、韩家潭、王广福斜街、胭脂胡同。以及外廊营和皮条营。
八大胡同这区域,在大栅栏一点二六平方里,这么一个范围,这个地区西边到现在的新华街、南新华街、东边到前门大街、南边在珠市口,北边就是前门大街。
张金起是《八大胡同里的尘缘旧事》的作者,在他眼中,八大胡同,不只是娼妓业的代名词,还是老北京商业繁荣的缩影。
据载,当年这里不仅妓院林立,还是老字号商号,会馆文化,及戏曲文化的发源地,八大胡同的形成,它一定是依靠了当年繁华的商业,从清初开始繁华,从乾隆到清末一直非常繁华,并不是说,八大胡同的每一个门里都是妓院,不是的,那时候戏班子、窑子、饭馆子、这三子肯定是相互有一些勾连的。
到南城来了,听完戏、散了戏之后也能在吃一顿,吃饱喝足了上哪去呢?就上八大胡同,那么八大胡同最初是如何形成的,它因何繁荣,又因何衰落,它又是怎么成为风月场所的,当然进出这里的都是什么人,这里又演绎了一幕,幕怎么样的传奇故事呢?
八大胡同的成名,与大栅栏的崛起密不可分的,前门外大栅栏最早叫廊房四条,形成于明孝宗弘治年间。
大栅栏地区的商业又可往追溯,一直追溯到明初,可以看到别的胡同都是曲曲弯弯的,顺着原来的水道修建的,不正。那么,唯有廊房一条、二条、三条、四条,是非常正的,这说明当时几条是官方做了规划的。
当时京城盗贼猖獗,曾有臣上奏明孝宗,请在一些胡同口设立木栅栏,达两千四百多座,因廊房四条内商铺出资最多,其在东西街口建的栅栏,比其他胡同的高大牢固,故被人们改称为“大栅栏”。大栅栏后来被为“大栅栏儿”。它的繁荣,开始自清初的“旗民分住”政策,那么“旗民分住”又是怎么回事呢?
1644年为甲申年,即是明崇祯十七年,又是大顺永昌元年,还是大清朝顺治元年,这一年李自成的大军攻破京师,明崇祯皇帝吊死在煤山上(今景山),随后明将吴山桂,为名妓陈圆圆“冲冠一怒”,引清兵入关,一年之后,北京换三朝,清朝定都北京后,为保护皇城安危,开始实行“旗民分住”的政策。“旗”是指在旗的满人,“民”是指汉人与回民等,清朝入关的时候,为了防御和统治的方便,就把现在的东城西城,那时候叫什么呢?叫内城,内城是由八旗来居住,把汉人和商户这些就轰到前门以外,大部分都被安排到了宣武区,就是现在前门以西,宣武门以外的这一片地区,包括纪晓岚这样的人,都被轰到了现在的虎坊桥一带,大清朝的这一国策,形成了,满汉分治的格局,却也意外带火了今天前门外大栅栏一带,随着“旗民分住”及汉人外迁,北京的商业娱乐中心,开始转到大栅栏一带,学者朱熹这样描述,内城就像是一个军事城堡,全是八旗兵,不许开商店,不许开旅馆,不许开戏院,所有娱乐商业中心全部迁到外城。
大栅栏的出名,最先得益于商业繁荣,如今这里集中了,北京最多的老字号,其中有家鞋店叫内联升,内联升是河北武清县人赵廷,于一百年前创办的,有趣的是,当初就因“内联升”这三个字,他的鞋店,竟然火爆了京城的官场旧北京南城以及八大胡同一带有很多会馆,所谓会馆是外省人,在北京聚会,办事的场所,可谓是今天各类办事处的前身。当时很多省、府、县都在京城设有会馆。
清人徐珂在《清稗类抄》里,形容这些会馆是各地京官之多寡富而建设的,在清末剧烈动荡的岁月里,这些会馆里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呢?
1853年清咸丰三年,河北武清县人赵廷,从老家谋生,那时他才十几岁,进了一家鞋店当学徒,他没想到,这一抉择,日后竟成了一个百年不衰的品牌,“内联升”。学成出师后,在人资助下,开了自己的鞋店,此前大栅栏附近已经有一家鞋店,叫天成斋,由马聚源帽店的马二爷资助专门做老百姓穿的低档鞋。
赵廷另辟蹊径,打起了坐轿子人的主意。《都中鞋事》一文记述,内联升赵廷,不走天成斋,马二爷的平民路子,盯上的是朝廷官员的大钱袋子,开业之初就挑明了大致方针,要伺候“坐轿子的”。
下了马。马缰绳一搁,把绳子往上一套,进屋里,这是拴马石。北京当时在南城外大户,不见得门面有多张扬,这是北京人怎么说呢?各种原因吧,要低调呐,进了院儿,院子里多大多有钱,多大的官职,门口都尽量低调,因因防止有人嫉妒,毕竟是皇城。所以太招摇,怕出事啊,那时候北京有局俗话叫“爷不爷先看鞋”,是说鞋能抬高人的身价。
赵廷把眼光盯上了官员们,上朝穿的朝靴,那么要怎么伺候好,这些挑剔的官员们呢?姓谁名谁家住哪里,穿多大码的鞋,甚至他媳妇穿多大的,他孩子穿多大的鞋号,他都有一个详细的记录,不让别人看,偷偷记着。那么你来以后,他翻一下那个账本,就知道你原来什么做过鞋,穿多大的,所以人们都很惊奇。
赵廷这一招,切中了当年官场的脉搏。作家蒋寒中记述,一本《履中备载》,专记王公贵族和知名京城官员、外省大臣,靴鞋尺寸样式和特殊脚型,那时各地进京的举人,巴结在京城为官的恩师或穷京官为谋得外放的肥缺,常常到内联升,打听上司恩师的“足下之需”花重金为上司恩师定制几双朝靴送去,连上司穿多大尺寸的鞋都知道,自然是“心腹”之人,因此“内联升”生产的朝靴身价倍增,一双可卖白银数十两。还有一个惊奇的事呢,是顾客一进门,他有一个(装)沙子的箱子,在地上放着(顾客)一踩就过去了,后边的伙计就赶紧给你量鞋底的长度,等于是你还没说话呢,这边就知道你穿多大码的鞋了。
赵廷的成功,还得益于鞋店的字号,“内联升”这三个字,是赵廷专门为迎合做官者的心理取的。“内”是指大内宫廷,“联升”寓意穿他家的鞋子能官运恒升。《都中鞋事》这样记载,赵廷起这店名绞尽脑汁,寓意赤裸。穿我赵廷的鞋,皇上连升你的官。果然内联升的招牌,一挂出来,就迅速走朝野,不但上门求鞋的官员们趋之若鹜,连后来宣统皇帝登基时穿的龙靴,也出自内联升。但他赵廷没想到就在生意蒸蒸日上时,他却几次面临阴沟翻船。
1900年北京发生了“庚子事变”为发泄仇外情绪,颐和园焚烧了,北京前门外大栅栏的洋货店,当时内联升的老店就在东交民巷,竟也被大火烧成了灰烬。赵廷忍痛另起炉灶,没想到十年后,“辛亥革命”爆发,大清朝垮台,没人再穿朝靴了,这等于断了内联升的财路,接着祸不单行。
次年,袁世凯的“北京政变”,又让内联升遭到了乱兵洗劫。赵廷愤满交加,终含恨去世。但内联升的香火并未此中断。在赵廷的后人苦心经营下,这一百年老字号,终于延续至今。一篇文章这样记述清王朝灭亡后,穿朝靴的人不多了,续之兴起的是小圆口千层底缎子鞋和小圆口千层底礼服呢鞋,这两种鞋底薄,轻便秀气,从政的、为商的都可穿,与内联升同命运还有瑞蚨祥、六必居等老字号店铺,他们创办者也如内联升赵廷一样,最初都是来京城谋生的外乡人。
大栅栏这一块,做生意的人基本上都不是北京人,是哪里人呢?山东的、山西的、河北的,这么几部分人组成的,山西人主要做吃的,酱、面食、干果。山东人主要做布,河北人是开饭馆的做旧书也是比较多的。实际上北京的文化是多种流派。就像北京吃的各种食品小吃也好,再说什么小吃,什么食品,北京没有菜系,都是山东、陕西这些这方到天津,最后流到北京,最后变成北京地方小吃,当年的许多老字号,也像内联升一样,在社会动荡中经历磨难,1900“庚子事变”时的那场大火,不但烧了内联升,还烧了六必居等很多老字号店铺。学者刘进元讲诉说:“六必居的这块匾啊,我听北大荒一个朋友讲是他母亲家的上两代的一个人把这块匾抢出来了。因为这块匾就是严嵩写的,北京有两块匾。据说是明朝的大奸臣严嵩写的。一个是六必居另一个就是八大胡同再往,西菜市口,那里的鹤年堂。”颐和园的大火烧毁了店铺,却烧不尽人们生存的欲望。这些老字号,就如内联升一样于烈火重生。北京有句老话“头戴马聚源,身穿瑞蚨祥,脚蹬内联升,腰缠四大恒”。就是老字号,当年辉煌的写照。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部名为《城南旧事》的电影,走红中国大陆,影片改自台湾女作家林海音的同名自传小说。影片中的城南,指北京前三门外,女主角小英子,就是林海音童年的真实写照。林海音原名林含英,生于日本,原台湾,上世纪二十年代,随父母迁到北平。多年后,林海音的女儿夏祖丽,在《追随母亲的足迹》中,这样写道,在北京的晋江会馆,是台湾福建乡亲最常去的地方。晋江会馆,既不属于当时的北京社会,也不属于台湾。会馆里的人同质性比较高,又都住满了台湾的福建乡亲,很多人用福建话交谈,房间里灯光很亮,非常温暖。会馆是旧时在京的外乡人及同行业者聚会的场所,它的形成与当年京城的科举考试有关。
北京几乎所有的会馆,都在南城。就是宣武门、前门、崇文门以外,它是为了方便各地的举人到北京来参加科举考试,来了的住地啊,各省在京城都有当官的,当官的干脆出钱,给本省的举人提供方便,办了一个会馆。它各种功能都具备,但是总归来说会馆的功能,就是今天的办事处。就是让外地来的人有地方住,有地方落脚,有地方商量事。比如说当地的这些商会,商人、艺人、政府的这些事务,有什么事情,他在这儿有一个联络点,可以这么说,通俗一点叫据点,据统计,当年北京城南,共有大小会馆四百余家,很多会馆背后都有名人的影子,离林海音一家住过的晋江会馆不远,是安徽会馆,它的创建人,就是清末洋务重臣李鸿章,李鸿章是安徽人肥东县人,靠淮军起家,官至直隶总督及北洋通商大臣,也是大清国洋务派的著名代表人。当时,安徽籍官员吴连桂等。倡议在京师设同乡会馆,得到时任湖广总督的李鸿章力挺。胡佩在《皖人在京之家》中记述,李鸿章及其兄李瀚章领衔。联请淮军将军皖籍官绅共一百五十人,捐银子三万多两,购地建馆。
安徽会馆于1871年落成,耗银两两万八千里两,建馆舍二百一十九间半,占地九千多平方米。建筑雕梁画栋,器宇轩昂,位于京师之冠。
李鸿章建安徽会馆,本为弘扬淮军及皖籍先贤的功绩。但当时大清国已风雨飘摇。1889年,安徽会馆曾失火烧毁,李鸿章等捐资重建,他似乎预感到不详,在所籍《重建安徽会馆记》中写到兹馆之偶废,或天故示警,果然1900年“庚子事变”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李鸿章受命议和,被迫签下了屈辱的《辛丑条约》,不久便呕血而死。安徽会馆从此因失助而破败。
当年清末乱世中,北京城南的很多会馆,都曾卷入政治风暴,其中南海会馆,是百日维新代表之一,康有为的大本营,浏阳会馆则是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的栖身之地。1895年,广东南海举人康有为,联合一千三百余名举人,联名上书光绪皇帝,要求变法图强。史称“公车上书”,那时候据说是有一种车,不要钱,是朝廷提供的,所以叫公车,只有举人才能坐这种车,所以叫“公车上书”,当时康有为有为在南海会馆,成立了“知耻会”策划变法,得到了光绪皇帝的认可,却遭到朝内顽固势力反对,变法失败,光绪皇帝给康有为密诏,就送到南海会馆,而康有为的弟弟康广仁,也是在南海会馆,被慈禧派人抓捕的。
1898年9月,康广仁与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终被秋后在菜市口斩杀,喋血城南。
就在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喋血北京之前,一位戏剧名伶,从湖北老家来到了京师。他叫谭鑫培,是一代京剧宗师,他也住进了前门外的八大胡同中的大外廊营胡同,当时大栅栏一带,除了会馆和老字号店铺,还有很多戏院子,一些京剧名伶,在此登场,他们不仅唱红了大栅栏,还唱红了北京城,甚至成为慈禧老佛爷等御用演员,这些名伶们和被称作老佛爷等慈禧太后之间,又演绎了什么故事呢?
与当年大栅栏及八大胡同一带的老字号以及会馆相映成辉的是戏园子,根据当年记载,当年仅大栅栏一条街上,具有五家戏园子,一些南北戏班子在这里竞相登台献艺,有趣的是,这些戏曲名角们不仅唱红了大栅栏,还惊动了紫禁城内等慈禧太后,也带火了近咫尺的八大胡同。

 

西子在线 2012-2020 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19038377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3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