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捕鱼达人(LOGO)

捕鱼达人

v4.8

[立储风波]万历帝为什么不愿意立太子

发布:2020-04-02 11:01   点击:675次   评论:0
万历帝有八个儿子:其中,有三个天折,其余五个皇子中,能够竞争皇位的只有皇长子朱常洛和皇三子朱常洵。皇后没生儿子,皇长子常洛虽不是嫡出,但年龄居长;皇三子常洵虽按年龄排老三,但母亲郑贵妃受宠。按照朱明家法,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应该立老二;按照皇帝情感,子以母贵,想立郑贵妃生的老三朱常洵。

皇长子朱常洛的母亲姓王,本来是万历帝生母李太后的宫女。一天,万历帝去看李太后,幸了这位王宫女,于是怀孕。万历帝觉得这事不光彩,不想承认。李太后好语相劝说:我老了,还没有孙子。如果生个男孩,是宗社之福。于是,万历十年(1582年)四月,封王氏为恭妃。八月,朱常洛出生。

万历帝对这母子俩始终看不上,他让王恭妃住进后宫中最小的景阳宫,受到万历帝冷落,如同被打入冷宫。这个现象引起朝臣们猜疑,莫非皇上要立郑贵妃的儿子朱常洵为储君?于是,君臣间开始了关
于立储的所谓国本"之争。这场“国本”之争,可以分作三个回合。

第一个回合,首辅申时行率先上奏,请立皇长子为皇太子。万历帝始终不表态,后来表示要到皇长子15岁再册立。但到了时候万历帝提出三个儿子一块封王,暂不立储。理由是要等待皇后生子。

第二个回合,朝臣们提出让皇长子朱常洛出阁读书。万历帝则提出皇三子要与皇长子同时出阁读书。经过大臣力争,才勉强同意皇三子晚一年出阁读书。

第三个回合,朱常洛虽然被册立为皇太子,但冠婚大礼,一拖再拖,勉强给太子选婚了,却不办婚礼。直到朱常洛二十岁,在李太后干预下,办了婚礼。

皇长子朱常洛已经被立为皇太子,郑贵妃不甘心万历帝也明显偏爱皇三子朱常洵。皇太子朱常洛出阁读书,次年正月,皇三子福王朱常洵也出阁读书,同时通知皇太子学习暂停,这一停便是十多年。随后,操办福王婚礼,耗银三十多万两。福王结婚后该离开京城去地方上当藩王。朝臣们纷纷上疏,催促福王离京去洛阳,以确保皇太子地位。但万历帝和万贵妃找出种种借口,来拖延福王去洛阳的日期。

第一个借口是福王在洛阳的府邸还没建成,结果由工部拨银四十万两,修成了一座豪华的府邸,而当年万历帝的弟弟潞王府的造价是十七万两,已经豪华至极。福王府更是比潞王府还要贵一倍多。

第二个借口是必须给足四万顷田地。首辅叶向高据理力争,不能给!郑贵妃派人质问叶向高:先生全力为东宫,请也稍微惠顾福王一点。叶向高回答:我这样做,正是为福王着想,福王不应该在京耽搁太久,而是应该趁此宠眷时,到封国去,赏赐一定丰厚,宫中财宝如山,可以随心所欲。

第三个借口是等来年祝贺李太后七十寿诞,当年二月,李太后去世。这个理由也就不存在了。同年福王离开北京,1172艘船只,载着他和他的妃嫔儿女、官员和1100卫卒,前往封国洛阳。

所有这些表现,都发出一个信号,就是皇太子可能随时被福王取代。

在福王就藩的第二年,发生了梃击案。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五月初四,有个陌生男子张差,手持枣木棍,闯入太子常洛居住的慈庆宫,一直打到殿前的檐下才被抓住。张差后来供出是由郑贵妃手下太监庞保、刘成两个小太监引导,而闯入慈庆宫的,这明显是与郑贵妃。这可是个特大要案。幕后作俑者是郑贵妃,郑贵妃后台是万历帝;而皇太子被打,又不得不查一一大学士吴道南左右为难。他找到了同朝为官的孙承宗,孙承宗考进士时夺得榜眼,在翰林院做事,思维活跃,处事周到。他为吴道南出了如下主意:

事关东宫,不可不问;事连贵妃,不可深问。庞保、刘成以下,不可不问;庞保、刘成以上,不可
深问。

就是说,梃击案关系皇太子,怎能不问?案子关连郑贵妃及其后台万历帝,怎能深问?庞保和刘成是引领张差进宫的小太监,怎能不问?小太监后面的是大太监、是郑贵妃、万历帝,又怎能深问?

这时,消息传开,舆论大哗。郑贵妃听说后,就至皇帝面前哭泣。万历帝说:你必须自己去求太子。

万历皇帝去找王皇后商量。王皇后说:这件事老妇也作不了主,要跟哥儿当面讲。哥儿是对太子的爱称。而后,郑贵妃对太子哭泣,皇太子也对贵妃哭泣。这一哭一泣,尽在不言中。万历帝看到这种情景,非常生气。朱常洛见皇父生气,就缓和态度改口说:这件事只拿张差是问就可以了。万历帝这才眉开眼笑,连连点头说,哥儿说的是。最后由皇太后出面,此乃家事,各自放下。一场错综复杂的“梃击案"就这样化于无形。

皇太子不追究,事情就简单了。后朝廷大臣都到慈宁宫听诏,这是近二十年来,万历帝难得的一次召见朝廷大臣。万历帝说:前几天,忽然有个叫张差的疯癫,闯入东宫伤人,外廷有许多闲话,你们谁没有父子,竟要离间我们父子。如今此事只需将犯人张差、庞保、刘成凌迟处死,其他人不再波及。说着,他拉住朱常洛的手说道:“这个儿子极孝顺我很喜爱。然后又转过身来,面对群臣说:太子已是青春盛年,如果我有别的意思,何不很早就改立。况且福王已经就藩洛阳,距离北京数千里,没有我的宣召,他能自己飞来吗?万历帝又让太监把三位皇孙、一位皇孙女,领到石阶上,让大臣们认认,接着说:我的几位孙子都已长大成人,还有什么话可说。他接着又问太子:“你有什么话要说,可以直接对各位大臣讲,不要有所顾忌。朱常洛明白父亲的用意,便大声说:像张差这样疯疯癫癫的人,正法算了,不必株连。随之,定罪案:张差凌迟处死,庞保、刘成在内廷击毙,于是“梃击样结束。

万历帝、郑贵妃、朱常洛与朝臣之间,圉绕着皇储问题,闹腾了三十年,说明当时朝廷大臣有一定的话语权,也有政治的影响力。而万历帝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患得患失,拖而不决,致使朝廷与百姓都受到巨大损失。

 

西子在线 2012-2020 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19038377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3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