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捕鱼达人(LOGO)

捕鱼达人

v4.8

【酒色财气(上)】万历皇帝如何为自己辩解

发布:2020-03-27 11:20   点击:668次   评论:0

明神宗万历帝成年后,惩治张居正,杀了冯保,满足太后事佛敛财的需求后,终于从父亲隆庆皇帝为他编织的礼制约束中走脱了。他,把经筵和日讲改成进章,也就是说以前每天必须的读书听课改成了呈送讲稿一一读不读由皇帝自便了;,早晨不用5点起床上朝,只要皇帝愿意,早朝就可取消;,祭祀天地祖先的郊庙祭祀都不必亲自去了,万历帝在位48,仅去天坛祭祀4,而成化帝和弘治帝每年都是亲自往天坛祭祀;此外,,批答奏章有内阁和司礼监代行,也不亲自处理。那么,万历帝每天都忙什么呢?

万历十七年(1598)十二月二十一日,大理寺评事雒于仁上了一份奏疏,揭开了这个问题的谜底。

雒于仁,冒死上了一道奏疏《酒色财气四箴》说:臣我来京工作一年多了,只朝见过皇上三次。

听说皇上一年到头发火,常说身体不好,郊祀庙享典礼都委派官员代理,政务久废而不亲自处理,经筵久停而不亲临讲席。我知道皇上的病,靠药是很难治好的。皇上的病,在于酒、色、财、气。臣的这封《四箴》可以治皇上您的病,请允许我敬陈。

雒于仁接着写道:嗜酒则腐肠,就是贪杯则腐坏胃肠;恋色则伐性,就是贪色则毁坏身体;贪财则丧志;尚气则戕生,生气则生病。皇上现在得的病,正是酒、色、财、气。这四种病胶绕身心,哪里是吃药可以治的?今陛下春秋鼎盛,尚且一年年不上朝,以后怎么办呢?

最后,雒于仁针对酒、色、财、气,献上四条箴言: 醲(nóng,音农)(xǔ,音许)勿崇,就是酒要少喝;內嬖(bì,音必)勿厚,就是妃嫔要少纳;货贿勿侵,就是不要贪娈钱财宝物;旧怨勿藏,就是不要把过去怨恨放在心里。

这位雒于仁可是够大胆、够直白的,万历帝看了以后,如针刺背,勃然大怒。大年初一,他在毓德宫西室御榻前,召见首辅大臣申时行等人。他手上拿着雒于仁的奏疏给申时行,接着就絮絮叨叨地开始辩解说:

他说朕好酒。谁人不饮酒,如果说酒后持刀舞剑那不应该是帝王举动,但岂有这种事呢?

又说朕好色,偏宠贵妃郑氏,朕只因郑氏勤劳,朕每到一宫,她必相随,朝夕间小心侍奉。恭妃王氏,他有长子,朕让她调护照管,母子相依,所以不能朝夕侍奉,何尝有偏?

他说朕贪财。因为受张鲸的贿赂,所以用他。朕为天子,富有四海,天下之财,皆朕之财,朕若贪张鲸之财,何不抄没他家?

又说朕尚气。古人云:少时戒之在色,少年时要戒色;壮时戒之在斗,壮年时要戒斗,朕岂能不知这个道理。但人怎么会没有气!就像先生,您也有童仆家人,如果犯了错难道就不责治吗?如今內侍宫人等,有的也曾杖责,也有的是因病而死,如何

说都是被我杖死的?

万历帝最后说:雒于仁明明是为了沽名钓誉,故意气朕。然后把奏本递给申时行,:你去写个处理意见,要从重处理。

申时行接着皇帝的话说:他既然是沽名,皇上如果严惩他,那就成全他的美名,反而有损皇上圣德只有宽容不计较,才能表现出圣德之盛。说完,把奏疏又放回皇帝面前。

万历皇帝又拿起奏疏,再次递给申时行,让他仔细看看,:"“朕气他不过,必须重处。"申时行说:这个奏本本来是轻信讹(é,音俄),如果票拟处分传之四方,反而坐实了。臣等愚见,皇上宜照旧留中为是,也就是让皇帝自己留下这份奏疏。说着又把奏疏送到皇帝面前。

万历帝说:那如何设法处置他呢?申时行说:这个奏本既然不可发出,也就没有办法处置他,还望皇上宽宥。臣等传话给大理寺的负责人,把这个人免去职务就可以了。万历帝听后,点头同意,脸色缓和一些,气也消了很多。

几天之后,雒于仁借病回乡,接着被斥为民。很久之后,病死。

从这件事情的处理,可以看出,雒于仁对万历皇帝的批评,实际上取得了朝臣的共识。

这个雒于仁,何许人也?他是陕西泾阳人,万历十年(1583)进士。曾任肥乡、清丰知县,为政有很好的口碑。万历十七年(1588),调入京师为大理寺评事。这是个正七品的小官,负责审理案子。他的父亲雒遵,我们在前面讲过。万历帝刚即位的时候,每次上朝,大太监冯保都在宝座旁边站着。雒遵上奏说:冯保一个仆从,竟敢站在天子宝座旁,文武百官是拜天子呢,还是拜太监呢?欺负陛下年幼,无礼至此!不久,雒遵遭冯保陷害,被贬三级,调出北京。后来,冯保受谪斥后死,雒遵官复原职,后来做四川巡抚。雒遵和雒于仁父子都是刚直不阿的正直官员,也都是正人君子。

万历帝对自己的酒色财气,死不认账,也就死不悔改。可以说,这四个字,伴随他后半生。下面我们逐一说说这四个字。

先说酒字。万历帝是不是贪杯?雒于仁是确有所指的。万历帝时年二十八岁,正是年富力强的青年却腰痛脚软,行走不便。甚至在宫里看望他生母李太后的时候,都四肢无力,行走不了。这其中原因很多,但雒于仁认为,贪杯伤害了皇帝的身体。万历帝喜欢酒,白天没喝够,晚上继续喝,这就是“嗜酒"。这就让人想起正德皇帝,他也是嗜酒,走哪喝哪儿,喝哪醉哪儿。辽朝穆宗耶律璟,20岁继位以嗜酒来求长生。有一年正月,他昼夜饮酒九日。还有一年正月,竟然连续喝酒二十个日夜。嗜酒的后果是,做事情就无节制,结果在酩酊大醉中,这位耶律璟被身边的太监、厨师等人杀死。

万历帝贪杯,比耶律璟差多了,但白天晚上的喝酒,就是嗜酒了。嗜酒,不仅是伤肠胃,也不仅是伤品德;作为皇帝,嗜酒是误身、误家、误政、误国。这当为“嗜酒”者引以为戒!

 

西子在线 2012-2020 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19038377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3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