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捕鱼达人(LOGO)

捕鱼达人

v4.8

【保和殿的荣耀】 明朝唯一连中三元的学霸--商辂

发布:2020-02-04 12:39   点击:666次   评论:0
大家都知道,科举考试中,最高级别的考试,就是在皇宫里的殿试。明朝276年,能够进入皇宫参加殿试的佼佼者,不多,也不算少。考到状元的就更少了,有明一代,殿试89科,也就是先后考出了89位状元。但是,在乡试、会试、殿试中,都获得第名,也就是把解元、会元、状元集于一身的,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名叫商辂。

先说一下科举考试:
明清的科举考试,继承隋唐以来的科举考试传统但略有变通。在童试考秀才之后,主要分为三级第一级为乡试,在省城举行,由学政(教育局长主持,朝廷派乡试主考官,中试者为举人,第一名称解元。第二级由礼部主持,在京师贡院考试,朝廷派会试主考官,中试者为会士,第一名称会元。第三级为殿试,由皇帝主持,在皇宫举行考试,中试者为进士,第一名称状元。新科状元走出皇宫是从奉天门、端门、午门、承天门(天安门)、大明门的中门走出;免试入翰林院庶吉士,相当于保送读研究生;直接授修撰(从六品)等。所以,连中三元,非常难得,也是非常荣耀的。

那么,商辂是个怎样的人呢?

商辂(1414~1486年),今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人。他不仅学问超群、为人正直,而且丰姿瑰伟仪表堂堂。因此,明英宗在殿试的时候,钦点商辂为状元,并让他做展书官,就是在皇帝经筵的时候,陪侍的官员。从此,商辂就在皇帝身边做文学侍从、以备顾问。

风光太短,好景不长。正统十四年(1449年)八月,土木之变,英宗被俘,郕王朱祁钰替代英宗改年号为景泰。当时,蒙古瓦刺,大兵压城,国都北京,危在旦夕。朝廷面临两大难题:一是要不要迁都南京?二是要不要保卫北京?

面临上述两大政治难题,在朝大臣,无法回避,不能含糊,必须回答一—一方面:以徐有贞(珵)为首,主张迁都。其连带的问题是,不必保卫北京;另方面,以于谦等为首,反对南迁,必须坚守北京。其连带的问题是,誓死保卫北京。


商辂在这个临大事、决大策的关头,坚决反对迁都,主张积极抗敌。当时于谦为兵部尚书,他为兵部左侍郎。这个搭档说明,他的志向志趣、品格品性,与于谦何等相似!

英宗南宫复辟后,于谦被杀,商辂被革职,斥为民。英宗经常回忆说:商辂是朕所取之士,曾经和姚夔一起辅佐东宫,所以颇为不舍。但他还是没有再任用商辂。

明英宗驾崩后,成化帝继位,商辂重新得到重用。所以,商辂身历正统、景泰、天顺、成化四朝,他的事功主要在成化朝。

成化朝的内阁有个特点,清一色的学问官。如陈文,正统元年(1436年)殿试榜眼;刘定之,正统元年(1436年)会试第一名、殿试探花;彭时,正统十三年(1448年)殿试状元;而商辂,则是连中
成化三年(1467年)二月,商辂被召回北京,受命以原官入内阁。商辂推辞,成化帝说:先帝已经知道你冤枉,你不要推辞。

在成化时期,商辂先后担任兵部、户部、吏部的尚书,在內阁竟达十年。商辂为官正直,不容邪恶,对皇帝宠信的大太监汪直,敢于建言,维护正义对于皇帝宠爱的万贵妃,也敢拒绝所请,不给面子先说第一件,弹劾大太监汪直。明朝先后设立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等具有特务性的机构,侦缉四出,任意抓人,屡兴大狱,酷刑逼供,卖官鬻爵,无法无天。其中,西厂设于成化十三年(1477年),由太监汪直总管,气焰嚣张。

有一天,成化帝收到一份奏疏,写了太监汪直十大罪,最后写道:圣上您偏听偏信汪直,而汪直又让一群小太监做耳目。他们都说是秉承您的密旨,专事刑杀,擅作威福,戕害善良,无恶不作。自从汪直用事,官员不安其职,商贾不安于途,庶民不安于业,若不立即除去,那么,天下安危,就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保住了!


成化帝看了奏章,非常生气,说:用一个太监,怎么会危害天下,谁支持写的这份奏章?商辂正色回奏说朝臣无大小,有罪都要请旨逮问,汪直擅自抄没三品以上京官。大同、宣府,是边城要害,守备片刻也不可缺,但汪直一天就抓走多人。南京,是祖宗根本之地,这里的大臣是朝廷留守大臣,汪直却擅自收捕。诸近侍在皇帝左右,汪直自行更易变换。汪直不去,天下怎么能没有危险?

大学士万安、刘珝(xǔ,音诩)、刘吉也支持商辂的意见。商辂说:各位先生皆为国如此,我还有什么可忧虑的。于是,成化帝撤销西厂。商辂等官员奏罢西厂,是明史以正压邪的一件大事。

再说第二件,敢于冒犯万贵妃。万贵妃看重商辂的名望,就拿出她父亲的画像,让商辂在上面题赞还要给金银绸缎作为润笔费。商辂不给面子,极力推辞,说:不是皇上的钦命,不敢应承。万贵妃不高兴,商辂也不在乎。

商辂后来升兵部尚书,又兼文渊阁大学士,也就是说他进入內阁。成化十三年(1477年),商辂又晋为谨身殿大学士。前面讲过,明代内阁在文渊阁上班,一般为七位大学士,一位是首辅大学士,另外六位分别以皇宫的宫殿命名官职,比如华盖殿大学士、谨身殿大学士、文华殿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和东阁大学士等。

商辂退休后,华盖殿大学士刘吉,见他子孙林立感叹道:我与您同事多年,未曾见您笔下妄杀人,所以老天报答您。商辂回答:我是不敢使朝廷妄杀一人罢了。商辂居家十年卒,年七十三。谥文毅。有《商文毅疏稿略》、《商文毅公集》、与修《寰宇通志》等著作存世。

商辂为人,平易简单,宽厚有容,临大事、决大议,一旦决定了就毅然坚持。历史对商辂的评价是个字:正。人的一生,得一个“正”字,足矣!

 

西子在线 2012-2020 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19038377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3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