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捕鱼达人(LOGO)

捕鱼达人

v4.8

[皇帝俘虏] 英宗怎么成了阶下囚

发布:2019-12-31 09:59   点击:666次   评论:0

明正统十四年(1449)是多灾多难多人祸的一年:一是火灾,南京谨身殿遭到大火焚毁;二是水灾,黄河改道,淹没田地,大运河被梗阻;三是人祸,正统帝帝被瓦剌军俘虏。

明朝正统年间,蒙古瓦剌部崛起,首领也先,雄杰时,骑兵所向,横扫大漠。

正统十四年(1449)七月,也先率领大军入犯来势凶猛,进到今河北宣化一带。怎么办?大太监王振怂恿正统帝朱祁镇亲征。正统帝自幼不爱诗书,喜欢骑马游猎,特别好大喜功。他想建立奇功,决定亲征。大臣叩头劝谏,请他不要去,不听;又劝他如果去,必须先做好准备,也不听;又请他选前线带兵的将领,还是不听;还有人请他决定作战的方略,更是不听。正统帝没有充分准备没有周密计划,没有作战方略,没有作战兵器,没有前敌侦察,也没有后勤保障,却亲率50万大军亲征,还命令文武大臣,随军陪同。这就为后面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八月初二日,皇帝率军进驻大同。镇守太监郭敬报告敌情,王振害怕了,紧急命令班师。王振让大军走紫荆关,邀请皇帝到蔚州他的老家,借此光宗耀祖,彰显权势。但走了一阵子又想到大部队经过会踩坏庄稼,于是又改变路线,八月十四日,明军到达今河北省怀来县的土木堡,安营札寨。

第二天,八月十五日,明军连遭五个不利:一是找不到水,人渴马饥;二是官兵断粮,军心恐慌;三是连日风雨,未备雨具,官兵全身湿透;四是兵无斗志,秩序混乱;五是三军无帅,听一个全然不懂军事、更没打过仗的太监王振在瞎指挥。

瓦剌兵早已提前设伏,以逸待劳,他们突然攻击明军驻地,明军大乱,自相践踏。大学士张辅等50多名高官命丧疆埸ⅶy,音易),王振也为乱兵所杀明朝仅一战就损失骡马20余万头匹,官兵死者数十万。神奇的是,在混战中,明正统帝居然毫发无损,席地而坐,于是做了瓦剌军的俘虏。这场震惊朝野的事变,因发生在土木堡,所以史称“土木之变。

这一年,正统帝23,已经做了14年皇帝。被俘后,他开始了长达一年的战俘生活。堂堂大明皇帝,沦为瓦剌俘虏,朱祁镇又创造了一个明朝上的第一。

被俘之后,正统帝被带到也先的弟弟赛罕王面前他主动问:您是也先吗?还是伯颜帖木儿呢?赛罕王呢?大同王呢?这种不卑不亢而又咄咄逼人的气势,令赛罕王惊异。也先赶紧派出使过明廷的人前来辨认,确定是大明正统皇帝。也先又惊又喜,决定以这位被俘的皇帝做筹码,和明朝讨价还价。

第二天,也先就挟持正统帝来到宣府城下,后来又到大同城下,索要金银彩缎。两城守将都拒不开门,但也先拿到了大同守将送给的大量金银彩缎正统帝的母亲孙太后和皇后钱氏也从北京送来八匹马驮的金银财宝,也先便挟持他,回到大漠深处的老营。一个月后,也先再次挟持正统帝到大同,城门不开,就率军直抵北京城下。

十月十三日,瓦剌军进攻北京,在兵部尚书于谦统领下,明军据城坚守,两天后,也先放弃攻城,挟持着正统帝,返回蒙古大营。

回到大漠深处的瓦剌老营,也先给正统帝身边安排了三个人:锦衣卫校尉袁彬、翻译哈铭和卫士沙狐狸。得蒙这三个人的悉心照料,正统帝焦躁的心情逐渐平静。他们四个人住在蒙古包里,挤在一起,席地而眠。大漠天气,冬天极冷,袁彬用身体给正统帝焐脚,哈铭睡熟了会把手臂搭在正统帝身上。

也先命给正统帝,每两天送一只羊,七天送一头牛,牛奶、羊奶每天都送。逢五、七、十还摆筵席,众人聚在一起,演出吹拉弹唱、歌舞摔跤。在这个过程中,也先觉得正统帝已经不是什么黄金筹码,而成了他的累赘。于是,就几次向明朝提出送英宗回宫。

但在这时候,明朝尴尬了,因为明朝已经有了新皇帝。明正统帝被俘,朝廷不能没有君主。在国难家难的危急关头,当年九月初六日,正统帝同父异母的弟弟郕王朱祁钰,被推上帝位,改年号为景泰,这就是景泰帝,他尊被俘的皇兄、正统帝为太上皇。

景泰帝本来没有做皇帝之心,但做了以后,感觉不错,便贪恋皇帝宝座,因此当也先几次表示要送回正统帝的时侯,他都没有表态。直到兵部尚书于谦表示:大位已定,谁敢有其他意见?不妨以议和缓和边患。景泰帝这才放心,派使臣前往瓦剌议和。

归朝使臣在也先送行的宴会上,提出迎回正统帝的事,也先说:大明皇帝敕书內,只说来讲和,没说来迎驾。太上皇帝留在这里,又做不得我们皇帝是一个闲人。我还给你们,千载之后,只图一个好名儿。你们回去奏知,一定要差太监一二人、老臣三五人来接,我就差人送回去。

明正统帝被俘已经十一个月,这次景泰帝派来使者,并没有给皇兄带来信函或衣物,让他感到不安。正统帝经过几个月的磨练和思考,更加成熟了。他请使者向景泰帝转达,回去后愿意去守祖陵,或者去做百姓,无意复位。

使臣还没回到北京,之前派去回访的右都御史杨善等也到了也先大营。这次杨善带来的敕书仍然只言议和,没提迎回皇兄。但杨善真心要迎回正统帝他典卖了自己的家产,又向宦官借贷,购买了一批礼物带给也先。能言善辩的杨善,说动了也先,不等宫里派太监和老臣来迎,亲自送正统帝南归北景泰元年(1450)八月初二日,做了一年俘虏的正统帝,终于踏上回家的路。也先率众首领送了半天的路程,在分别时,也先下马叩头,并送良马貂皮,解所带弓箭、撒袋、战裙送给正统帝,恸哭而去。负责看守正统帝的大将伯颜帖木儿,送了两天,洒泪而别。正统帝英宗非常感动。经过土木堡时,他祭奠了战死在这里的将士亡灵。

回到宫里,等待太上皇朱祁镇的是怎样的命运呢? 在迎接太上皇回来的态度和礼仪问题上,朝廷存在两种鲜明的态度:是积极还是消极,是隆重还是俭素?景泰帝最终釆取了消极态度。

八月十五日,太上皇由北京安定门入城,进入皇城东安门,景泰帝在门内迎接,一番礼仪后,正统帝被送入他父亲宣德帝做皇太孙时修建的南宫。从此,太上皇朱祁镇开始了长达七年的南宫囚禁生涯。

 

西子在线 2012-2020 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19038377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372号